若你愿做江阿生,我便一心当你的曾静 —-《剑雨》影评

佛陀弟子阿难出家前,在道上见一少女从此爱慕难舍
佛陀:你有多喜欢那少女?
阿难:我愿化身石桥,受五百年风吹,五百年日晒,五百年雨打,但求此少女从桥上走过!
佛陀:阿难,那也便只是经过了,此刻你已化身成了石桥,注定只与风雨厮守。这一切你可都明白?
阿难仍旧只为那场遇见而甘受造化之苦。

看后才清楚的知道:死者乃为生者开眼……

何为江湖?
《剑雨》里的江湖,不再是我们平时熟悉的刀光剑影,快意恩仇,而是悲恻淡然,柴米油盐。伪装淡漠却坠入儿女情长,不共戴天却在最后把她轻轻抱起:走吧,我们回家吧。

人常说“相濡以沫,不如相忘于江湖”,而《剑雨》说“相忘于江湖,不如相濡以沫”,原来最美的不是下雨天,而是我与你一起躲过雨的屋檐……

江南小镇,细雨轻飞。

前世她是挥剑细密如雨的细雨;而此世,她是曾静,普普通通,恬静淡然,做着卖布的营生;
前世他是当朝首辅之子张人凤;而此世,人唤江阿生,平平凡凡,老实木纳,做着送信的差使。

曾静:你从头到尾都知道?阿生,在你杀我之前,我要问你一件事:你有没有真心对我过?
阿生:万万不可能,我对你全部都是虚情假意!你杀我,我不在意,可你杀我父亲,我无论如何无法原谅。…….你走吧,先父要是知道,我杀一个弱女子,他地下有知,必不能瞑目。我不要再见到你,你走吧。
那一刻,问话的是曾静,眼中人是阿生,答话的却是张人凤;可是曾静知道她的阿生怎会如此心狠,她亦知道她的阿生说出此话时是如何的心碎一片?

遥遥记起,当初每次下雨,阿生总是赶在雨点初落时帮她收拾布摊;大雨哗哗时,他们站在屋檐下避雨;木讷羞涩的阿生,渴望平淡生活又心存怯懦的细雨;他会在路过她时转身而心有不舍,会在共同躲雨的檐下切盼能多伫立片刻;他们清言淡语,梨窝浅笑。

曾静:你为什么来找我?我问你一件事,你要雨停之前回答我。我只问一次。你肯不肯……(雷声隆隆)
阿生:你说什么?
曾静:你…你肯不肯娶我?

自此,市井生活,粗衣陋食,平淡一生,
我为你煮饭补衣,你为我努力工作。
人世间最美的,不过你的笑颜。

“就算你以前是江洋大盗,你还是我娘子。”
“我喜欢有你在我身边……”
“娘子,看来这次你闯下的麻烦不小哦……”
“我老婆是你们打伤的?”
—— 木讷寡言的阿生,应该给了曾静所要的全部踏实和幸福;
曾静总是记得阿生最爱吃的豆腐皮,这个豆腐皮定是最让阿生愿意放下血海深仇,只求一份厮守的信物。

爱,也许就是那份彼此的牵挂吧……

石桥静静,桥上初见,细雨在石桥上毫不留情的将辟水剑刺入张人凤的胸膛,险要了他的性命;再经石桥,曾静独赴恶战,险丢了性命,依偎在阿生怀里的她终是拥有了他的往后余生。

阿生:走吧,我们回家吧。
曾静:回家后,你写一封休书给我吧。
阿生:说什么傻话,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……  

大仇已报,只求平淡厮守,再过石桥,亦得圆满!

一场剑雨,我未曾记住那个武功盖世打败了转轮王的细雨,亦未曾记住那个参差剑使得惊为天神的张人凤,我只记得有一双明净的眼眸、憨笑如痴的阿生,有一个深爱他的妻,名唤阿静。
——若你愿做江阿生,我便一心当你的曾静

摆渡人—-陆竹和细雨

细雨:你转过身来,看着我。
陆竹:我不能再见你。再过几天,我就正式剃度出家。
细雨:现在才说剃度!那你为何缠住我三个月?
陆竹:今日别后,我将晨昏为你诵经消业,并求佛祖发愿,让你了悟能断,能断一切法,能断世间一切痛苦,脱离苦海,而等彼岸。
细雨:能断?你断得了吗?哪家寺庙敢帮你剃度,我就把寺里的老少大小全部杀光!
陆竹:且慢。今日,该让我消了此孽,了结这段缘。

六岁时即能听讲金刚经,十岁时投住少林,带发修佛习武,一住二十七年,被推许为“四十年来佛法武功第一”的陆竹是渡化细雨的摆渡人。初见细雨,石桥之上,晚了一步,辟水剑还是已经刺入了张人凤的身体。

三个月缠斗,互生情愫,为了让她放下手中剑,离开这杀人之道,他不惜舍生点化细雨。

但是当陆竹说他要剃度的时候,细雨明显慌了,还怒了:哪家寺庙敢帮你剃度 我就把寺里老小全部杀光!”
……
“只要你以后别再杀人,我愿是你杀的最后一个人”

也许正是这种不可得的爱情才有着凄美的决绝。

细雨易容之心决绝,口里念着石桥,心里定是念着陆竹,为了实现陆竹的遗愿,她真的放下屠刀,易容改姓,远避江湖,藏身市井,平凡度日。

细雨:师父,为什么陆竹死之前对我说:我愿化身石桥,受五百年风吹,五百年日晒,五百年雨打,但求此少女从桥上走过!
方丈:阿难在出家前…………
方丈:那他对你很好啊!
细雨:方丈,我还有这个福分吗?
方丈:死者乃为生者开眼,过去心不可得,此刻心不可得,未来心不可得;未来已成此刻,此刻已成过去,随心去吧,看能得否。

如此,便是和过去告别吧!
若是看到曾静的来访,陆竹内心也该是圆满的吧……

有些人,纵使再爱,也只能是摆渡人!愿渡人时,亦渡己心!

Ps: 轮回—-前世是谁埋了你
从前有个书生, 和未婚妻约好在某年某月某日结婚。到那一天, 未婚妻却嫁给了别人。 书生受此打击, 一病不起。家人用尽各种办法都无能为力,眼看奄奄 一息。这时, 路过一游方僧人,得知情况决定点化一下他。
僧人到他床前, 从怀里摸出一面镜子叫书生看。
书生看到茫茫大海,一名遇害的女子一丝不挂地躺在海滩上。路过一人, 看一眼, 摇摇头, 走了……又路过一人, 将衣服脱下,给女尸盖上, 走了……再路过一人, 过去, 挖个坑, 小心翼翼把尸体掩埋了………
疑惑间,画面切换。书生看到自己的未婚妻,洞房花烛,被她丈夫掀起盖头的瞬间……
书生不明所以。
僧人解释道:看到那具海滩上的女尸吗?就是你未婚妻的前世。你是第2个路过的人,曾给过他一件衣服。她今生和你相恋,只为还你一个情。但是她最终要报答一生一世的人,是最后那个把她掩埋的人,那人就是他丈夫。
书生大悟,唰地从床上坐起,病愈。

致橡树—-舒婷

我如果爱你——
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,
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;
我如果爱你——
绝不学痴情的鸟儿,
为绿荫重复单调的歌曲;
也不止像泉源,
常年送来清凉的慰藉;
也不止像险峰,
增加你的高度,衬托你的威仪。
甚至日光,
甚至春雨。

不,这些都还不够!
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,
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。
根,紧握在地下;
叶,相触在云里。
每一阵风过,
我们都互相致意,
但没有人,
听懂我们的言语。
你有你的铜枝铁干,
像刀,像剑,也像戟;
我有我红硕的花朵,
像沉重的叹息,
又像英勇的火炬。

我们分担寒潮、风雷、霹雳;
我们共享雾霭、流岚、虹霓。
仿佛永远分离,
却又终身相依。
这才是伟大的爱情,
坚贞就在这里:
爱——
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,
也爱你坚持的位置,
足下的土地。

时间如水,过而不回!

一转眼,2020年都过去三分之一了,都忙什么了?不禁问自己,今年的短、中、长期规划分别是什么?完成了哪些?复杂全宫、特殊部位肌瘤、淋巴清扫?SCI 或一篇核心/统计源?科研的方向折腾了几年总是要定下来了吧?不能到年底了又两手空空,太丢脸啦……

孩子的进步也在不停的提醒自己时间飞逝,感觉孩子一下子就长大了,4年真的转眼之间……
还记得,7P 刚出来的时候,Mr.L说要送我一个,那段时候他在赶实验,妈妈已经回国,我一个人带着崽排队去拿的手机,而现在7P已经变成了他的专属手机,问Sira:XX英语怎么说,自己跟着学,每天听小斑马,学小小优趣忙得不亦乐乎!时间真的过得飞快……

小东西一点点的在长大,他的英语突飞猛进,都可以说整句了,那天在小区玩,突然指着草坪尽头跟我说“no grass ,it’s a tree”!而且,单词量也是在看小斑马一点点的增加,语感发音都很棒,突然觉得要好好学英语了!一直坚信父母不努力,孩子那里来的榜样!

一直很喜欢钱儿爸和白大人一家的日常,倒不是说写得多高大上,而是一些生活中的点点滴滴都很真实而且很暖心!也许正是这些日常生活中,不经意的一些小小确幸才一直滋养着我们怀抱希望不停前行!

近2天第一次坐Mr.L的车上高速,一如他行事的风格,稳,居然并不慢~

今天无意刷到bilibili献给新一代的演讲《后浪》,不得不说何冰的舞台掌控感真的超级棒,听了之后热血沸腾,而网上对其《后浪》的评价不一,但是还是喜欢其带来的“你所热爱的就是你的生活”论点,和“心里有火,眼里有光”、“我们一起奔涌吧……!”

五一私家车出行,发现武汉除了外出多了口罩,其他已经几乎慢慢正常了。可是,今天还是听管组的教授说:有个病人20天前准备入院手术,院前门诊筛查丈夫新冠核酸双阳,夫妻均隔离2周,结束隔离该患者第二次筛查居然变成核酸阳性,唉……
每次听到这样的事情都不知道怎么回答,也许防疫真的就成了常态化了,索性即使感染症状也并不重! 看着水深火热的国外,也许现在最安全的就是武汉了,没有人敢随便往武汉跑,而武汉也越来越多的人莫名的抗体就转阳了……